爱游戏首页: 杯酒道江湖——古龙的小说、电影与游戏

爱游戏首页: 杯酒道江湖——古龙的小说、电影与游戏

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。

昔人已没,言犹在耳,有中国人的地方,就能听见这句话,短短的8个字,道尽了人生的宿命和无奈。古龙已经去了29年,但这8个字应该会永远的流传下去。

几日前,两位许久未见的老友到北京,一起吃饭聊天。两人一个在国外许久,一个则继续顶着“妓者”的骂名继续跑财经线,相互都知道一些不太见光的秘闻。大家相互聊聊八卦,说说野史,最后末了慨叹一句,不是你想做一个好人,这个世界就给你机会,因为生存的标准不是看你是否是好人,而是你能否适应所处的那个环境的筛选。

就和刘健明一样,上了路,就没法回头。“我想做个好人”,这话你只能对法官去说,看他让不让你做。《无间道》的故事,古龙几十年前早已一句话说明。到如今,跳楼也好,被带走后痛哭流涕也好,下车后大叫一声尿遁也好,无非是之前的因果而已,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。我们以为时代变了,其实一点都没有变。

男人的相谈,最后总是会回到女人、政治和江湖,武侠小说也离不开这些。所以当现实已经无奈的谈不下去,我们就谈谈娱乐,回忆那些金庸古龙温瑞安所描写的世界。因为恰逢古龙忌日的缘故,话题倒是落在它身上多一些。他的生平、恩怨、生死、情爱。从电影到电视,从小说到游戏;啤酒就着红酒,牛排边上是猪头肉,便如古龙作品里描写的那样,从下午四点到午夜散场,未曾一场大醉倒是聊了个畅快。年岁渐长,这种如年轻时节一般把酒言欢,少年意气的时刻,真的是越来越少,也越来越珍贵。

古龙电影

76版《天涯明月刀》宣传海报

76版《天涯明月刀》宣传海报

谈古龙,首先是电影,因为最悠久,最直观。古龙的作品难改,这个是有公论的。尽管《圆月弯刀》、《白玉老虎》以及郑少秋深入人心的楚留香都让人难忘,不过古龙自己当年就说过,他的小说,也就楚原能拍的好,其他的不值一晒。究其原因,古龙的小说不如金庸那样长江大河,融西方戏剧与传统话本为一炉,而是奇峰迭出,环环相扣,故事发展上更偏向西方悬疑推理,而文风上则更飘逸,有诗的味道。因此古龙的作品可以影视化,但要贴切还原古龙笔下的那种气氛,却需要相当的功力。而且这个人还要熟悉中国的传统市井江湖文化,男人“情”和“义”两个字,时时刻刻要渗透在每个细节,女人更多的是配角,或狠毒或善变,或温柔或飒爽,很鲜明也很单薄,典型例子就是楚留香的三个红颜知己,基本被符号化了。

而且古龙写作有个特点,就是留白太多,缺少具体描述,例如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,陆小凤从不落空的手指,他们怎么做到那么神奇,只能我们自己脑补,但用视觉来表现,无论怎样总觉得差了那么一点点。所以尽管古龙的小说屡经翻拍,拍古龙作品的导演也很多,但至今仍旧无人能超越楚原。楚原当年在邵氏拍的一系列古龙电影,在狄龙、姜大卫、傅声等人的演绎下,生动再现了古龙笔下的人心和江湖。一个侠客的成长、成熟、痛苦、无奈、欢乐、凄凉、落魄、温暖、坚强……我们在燕南天、傅红雪、李寻欢、楚留香、陆小凤的故事中都能真切体会到,并感同身受。就如同我们总提起的那句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。

楚原拍的好古龙,这与香港电影行业起于市井草莽的特性分不开。香港电影没有文化部和广电总局来管着,三教九流,声色犬马,无所不包,本身就是江湖,其悲欢离合丝毫不亚于古龙笔下的那个世界。所以狄龙当年红遍香江到被邵氏扫地出门,一如燕南天、傅红雪从大侠落魄成废物,那一句“我不做大哥很久了”,不仅仅是电影里的辛酸和无奈。而他与姜大卫的恩怨纠葛,多年之后金马奖领奖典礼上的相逢一笑,也让我们想起阿飞和李寻欢、楚留香与胡铁花。至于大导演楚原,红的时候花天酒地,不红了就在剧组里跑跑龙套,演个配角坏蛋,自得其乐(比如《警察故事》里那个被成龙拼命要绳之以法的恶人老板),毫无怨言,深得古龙小说中高人安贫乐道,大隐于市的三味。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人和环境,起于江湖,终于江湖,与庙堂政治绝少瓜葛,所以他们拿得住古龙的味道,那是中国人心中的道义和情怀。

既然楚原拍得好古龙,这说明古龙的作品不是不能改,只是需要把握住特点而已。例如郑少秋的楚留香系列,虽然不是楚原作品,在细节上略失了点味道,但因为抓住了楚留香“风流洒脱”的特质,以及悬疑连环的故事设定,即使是被改动了很多的《香帅传奇》,我们依旧能看的津津有味。因为看楚留香不就是看一个帅字么,看他如何在连环的阴谋和陷阱中进退自如,把握人心,最终总是能回到他的三位红颜知己身边。至于这个陷阱是古龙还是别什么人编的,只要别太蠢,我们是不在意的。

爱游戏体育app爱游戏体育app爱游戏体育app爱游戏体育app下载爱游戏体育官网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